中国“最北”湿地提前10余天迎来今年首批候鸟

发布时间:2019-10-25 05:45:23

“所长,我回来了。”

王所长看着眼前这个女孩,满脸的惊讶与紧张,问道: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

“帮忙。”

女孩轻轻一笑,眼睛澄澈且明亮。

“清灵,你还是好好想想清楚,这里毕竟不是一个好地方。”

“王所长,我已修习过相关知识,且有一个那样的经历,我相信我可以做好这份工作。请您给我一个机会。”

“嗯,好吧,我相信你。”

想到近日来戒毒所工作不太好做,工作也太少,王所长便答应下来。

这个女孩名叫陈清灵,读过大学的法律专业,19岁就考取了国际律师资格证。

然而有一个晚上,改变了她的人生。那天晚上同学聚会,陈清灵突然发生了胃绞痛,其中一个同学拿出了一包白色粉末递给她,陈清灵一眼看出那就是冰毒。

一开始,她十分抗拒与厌恶。身为一名律师知法守法,是她铭记在心的准则,然而酒精的作用使她的神志有些恍惚,难以忍受的腹痛使她内心开始动摇:我现在已经疼得受不了了,我只吸一口,肯定不会上瘾的。于是她渐渐向那包粉末靠近,轻轻地吸了一口……就这样,陈清灵开始慢慢地对毒品上了瘾。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,无心学业又频繁借钱。

男友孟亦帆也发现了她的反常。

有一天吃完饭,陈清灵去了一趟洗手间。孟亦帆帮她收拾包,无意中他发现了一包白色粉末,读医学专业的他马上沉下了脸。一路上孟亦帆都沉默寡言,陈清灵也懒得和他说话,只觉得毒瘾有些发作,想快快回家。到家后,陈清灵很是着急且局促地对孟亦帆说道:“亦帆,你看天也不早了,你赶紧回去吧。”

“这么着急赶我走干什么,又想吸毒了吗?”说着,孟亦帆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包白色粉末。

陈清灵的表情先是惊恐,很快又恢复平静:“你知道了也好,我也懒得向你隐瞒了。快给我。”

“戒掉!”孟亦帆严肃而强硬地说道。

毒瘾渐渐发作的陈清灵,眼里只有那包粉末,不顾一切地向前抢夺孟亦帆手里的小包,仿佛他是这世界上自己最恨的人。失去理智的她像疯子一样,顺手抄起一个酒瓶子,向孟亦帆头部砸去。孟亦帆应声倒下,鲜血在白色的瓷砖上洇湿了一片。陈清灵愣了愣,拿起那包粉末跑了出去,路上她打了120。

躺在地上的孟亦帆也仅凭着自己最后一点力量拿出了手机……

那天的事情过后,陈清灵的心像被越来越重的枷锁禁住了一般。她心里祈求孟亦帆没有事,却也不愿打电话去询问一下。几天后,她手机里突然弹出了孟亦帆葬礼的消息。

“啪嗒”,手机掉在了地上。陈清灵怔住了,眼泪扑籁籁地掉落,可大脑却一片空白。于是她走出家门,走到公园里的湖边,心里想着:“亦帆,你等着我。”

再睁开眼,陈清灵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,床边站着的有自己的父母、医生还有警察。她闭上眼睛,心想:“为什么我还活着?”

她听见了妈妈的哭啼声:“清灵啊,你怎么这么糊涂啊。”

随后是爸爸严肃的斥责声:“看看你都干了什么,真给我们老陈家丢脸。”

“是啊,我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?”想到孟亦帆,她的眼眶又湿了。

几天后,陈清灵出院了。她被带到了强制戒毒所接受治疗。不过她很奇怪,为什么警察只给她说了戒毒的事,并没有说到孟亦帆的事情。

戒毒所的日子,真的就像黑得没有边际的旷野一般。陈清灵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,感受不到温暖的光,有的只是冰冷与痛苦。

她拒绝使用药物治疗,想要用身上的痛来减轻心里的罪恶。她很害怕照镜子,害怕看到镜子里那令人讨厌的样子。好多次她觉得自己不配拥有梦想,不配活着。别人毒瘾发作时想的都是毒品,而她毒瘾发作时想的却是死。

有一天晚上查房,所长亲自来了,拿了一个东西——她的手机。所长说:“你手机上发来一个语音,按规定本来是不能给你听的,不过看你现在的状态,还是听听比较好。”

陈清灵打开手机,马上瞪大了眼睛,她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孟亦帆给她的留言:

清灵,如果你听到这条信息,就代表我已经走了。你别自责。我本身就有白血病,我没有告诉你。所以,总之,我不会让你坐牢的,你的人生不该留下污点。但你一定要戒毒,就当是为了我,好吗?

雨过天晴之后的天空,总会更加晴朗些。一个月后,陈清灵成功戒毒,离开了戒毒所。

再一次回来,可把王所长吓得不轻。不过她这一次来,是来做志愿者的。

陈清灵首先做的事,就是定期在社区做禁毒、拒毒的宣传教育。律师的口才可是不得了的,再加上她每句话都是发自肺腑的亲身体验,所以特别能打动人心。也有几个人私下里偷偷向她咨询戒毒的方法,她都会耐心向他们解答,为他们提供帮助。

慢慢的,她开始进入戒毒所,跟那些戒毒人员交流。由于有过吸毒的经历,她深知毒品的危害,也更加了解戒毒人员的心理及生理煎熬,所以她深得戒毒者的信任。

然而,戒毒工作并不总是那样顺利。

有天晚上,清灵都快睡了,接到一名戒毒人员小杨打来的电话:“清灵,我脸上起了许多脓包,又痒又疼!”清灵知道这是毒品引发的后遗症,如果不及时帮助她,对方很容易复吸。于是她快速起床穿衣服,然后飞奔到戒毒所。她用酒精帮她擦拭脓包,还要听小杨不断的倾诉,然后告诉小杨戒毒后脓包自然会消失,不要嫌弃现在的样子,未来还有更美好的生活等着我们。

还有一天,所里新来了一个戒毒人员,名叫林不凡。他自从走进这里就一言不发,也不与任何人交流,然而毒瘾上来的时候,他像疯了似的砸着房间里的东西。

工作人员见状都不敢进去,他们打算采用强制戒毒的方法。陈清灵说道:“不要这样吧,这样会使戒毒者产生抵抗情绪。他很有可能会自残。请让我试一试吧。”

王所长说:“不是我不相信你,清灵,你要知道这种情况实在太危险。”

“我不怕,我要是出了什么事,我会大声求救的。”说完便推门而入。

然而看到他的那一眼,陈清灵就怔住了,他的长相好像亦帆。可当她还没缓过神时,一个玻璃杯碎在她的脚下。见有人进来,林不凡像只野兽一样冲过来扼住她的脖子:“放我出去!”

“等你成功戒毒后,自然会放你出去。”

“少废话。”他扼得更紧了,“我现在就要走!”

突然间陈清灵的手机被挤掉了,孟亦帆的语音响了起来。房间突然极其安静,林不凡慢慢松了手。好久,陈清灵带着泪光说道:“这是我男朋友,他死了,我杀的。我也吸过毒,不过我现在恨透了它。”她将自己的经历全部告诉了林不凡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他身上有一种亲切感。

林不凡后退到了板凳上,坐下。

“我又何尝不厌恶毒品,可是你知道吗,我的亲哥哥竟然为了家产,给我注射毒品。本来我以为注射一次不会上瘾,可是我错了。为了毒品我越来越堕落,最后我哥成功了。所以,我求你放我出去,我想要报仇。”

“所以,你想拿什么报仇,你未来的前途吗,你哥已经涉嫌犯法,为什么不寻求法律的帮助呢?”

林不凡满脸惊奇。

“你别那样看着我,我是学法律的。”

“你能帮助我吗?”

“当然。”她突然住了口,捡起地上的手机跑了出去。

难道这就是命运吗?她心想。对于林不凡的事情,陈清灵总是很上心。林不凡也很配合治疗,很快就成功脱毒,要走了。临走时,林不凡问道:“清灵,你愿意跟我走吗?”

清灵微微一笑,说:“不了,这里有我的使命。”